王永忠-《马拉之死与天使刺客:法国大革命》

很久都没有听讲座,一是因为学校要求每个人都要听8场讲座,每场讲座会发卡以证明,于是听众(虽然大部分都是去看手机玩平板写作业的)众多,往往连个座位都没有,还要提前至少一个多小时去占个座位;二是,自己确实懒,每次在实验室坐下,看看讲座内容,就会暗示自己“这个内容没意思”“我上网随便查查也知道了”。
但卡还是要拿的,正好今晚讲座还是自己院承办的,也算支持一下。
王永忠老师挺有意思的。秃头,准确来说是地中海发型,中间的地中海很亮,在日光灯照耀下反射着闪闪的光。续着络腮胡子,胡子爬满脸颊,与地中海周边头发几乎相连了。穿着一件黑皮衣,现在已过冬至好几天,天气凉了。皮衣的款式很特别,不是拉链,不是普通的纽扣,是唐装的那种一个小圆球塞进一个搭扣里的那种,很有点中国风,也显出一些个性,反正我之前从未见过这样款式的皮衣。
“李总”告诉我,王老师以前是留着大胡子的呢。果然有个性。
主持人介绍王永忠老师,浙江某学校硕士(忘了具体学校了),会讲十几种语言(够吊),东南大学人文学院讲师(我真没听错?看起来也快50的人了,才混个讲师?!)……
讲座先讲了马拉之死的背景,法国大革命爆发的象征性事件“攻占巴士底狱”。听起来很牛逼的标志大革命开始的事件,原来那么逗逼。曾经巴士底狱是关押政治犯的地方,后来其实不关政治犯了。这个事件发生的时候,里面其实关押的是几个印假钞的,几个神经病,还有一个搞文学创作的,准确来说是写黄色小说的,被判有伤风化罪吧,叫做萨德侯爵。有个词叫做sadism,就是用的他的名字。此人坐牢期间,仍然不懈创作,将黄色小说写在小纸条上,塞在监狱的石头墙缝里。事件爆发后,他被强行“放”出来,呕心沥血的创作就这么遗失了。后来人们拆了巴士底狱,有人发现了这些小纸条,闲着蛋疼的整理成一本世界名著“索多玛的120天”(全球十大禁书,有的地方认为是之首,有的地方认为是之尾,反正也是排名世界前十了),还被拍成一部同名电影。我百度百科了下,看了下剧情,还是算了,不看了,那画面太美,恐怕我承受不了。
所谓天使刺客,是因为刺客太美。
讲座的内容还有很多,比如攻占巴士底狱的人是如何与卫兵和平谈判共进午餐,然后又把士兵砍了的;大革命中著名的断头台如何工作的;路易国王的紧身裤与高跟鞋;路易王后顶天的发型进不了马车,只好把马车顶开了个槽来容纳这冲天发型等。
提问环节,有人问到25年前的事(今年2014),我还想着不谈政治比较好吧,王老师说,他当时大二,参加过,而且还是当地的一个小头目,英语比较好,听美国之音,翻译成中文让小伙伴们油印出来满大街贴。我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,难怪快50的人了,还是讲师。不过王老师也并没有抱怨,这么多年了,应该很看的开了。
总的来说,还是很有意思的一场讲座,我基本是完全听下来的。法国大革命,初中背,高中背,也不知道个所以然,今天听了王老师一连串故事,反而脑子里似乎有点脉络了。
听听讲座也是很有好处的吗~
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张哲的博客

本文链接地址: 王永忠-《马拉之死与天使刺客:法国大革命》